商標為何閑置?

來源: 發布時間:2020-10-14 次瀏覽

  商標是可貴且有限的社會資源,而使用是商標生命力的來源,讓閑置的商標鮮活起來,發揮其在市場經濟中應有的價值,是我們設立商標制度的根本所在。  截至2020年上半年,我國商標

  商標是可貴且有限的社會資源,而使用是商標生命力的來源,讓閑置的商標鮮活起來,發揮其在市場經濟中應有的價值,是我們設立商標制度的根本所在。

  截至2020年上半年,我國商標申請量、注冊量分別為4169951件、2545215件,有效注冊量已達2569.9萬件,連續十多年成為商標注冊申請“量的大國”。商標在市場經濟活動中起著區分商品和服務來源的作用,商標申請量的多寡一定程度上反應了市場經濟的發展繁榮狀況,我國商標申請量的突飛猛進與國民經濟最近幾十年的飛速發展是必然關聯的。但是,若商標申請量的大躍進超過了市場主體本身實際使用的需求,必然會造成大量商標資源的閑置,不僅造成大量行政司法資源的浪費,而且基于商標注冊在先原則的限制,在后真正有實際使用需求的主體無法獲得注冊,使商標資源不能物盡其用,究其原因有以下幾點:

  首先,商標申請量的劇增與商標法對商標申請主體條件的放寬是密不可分的。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市場經濟剛剛起步,市場主體相對單一,因此1993年《商標法》第四條規定,企業、事業單位和個體工商業者,對其生產、制造、加工、揀選或者經銷的商品,需要取得商標專用權的,應當向商標局申請商品商標注冊,即,自然人無法申請注冊商標。到2001年商標法第二次修正時,在我國當時加入了WTO接受了TRIPs協定的大背景下,2001年《商標法》第四條修改為“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對其生產、制造、加工、揀選或者經銷的商品,需要取得商標專用權的,應當向商標局申請商品商標注冊”,從此自然人可以申請注冊商標。2002年,我國商標注冊申請量突破30萬件大關,第一次躍居世界首位,從此進入高速增長期,至今商標申請量和注冊總量穩居世界第一。放開自然人注冊商標以后,出現了大量搶注商標、囤積商標等行為,為了應對這一局面,商標局在2007年發布了《自然人辦理商標注冊申請注意事項》,對自然人注冊商標進行了限制,要求自然人提供相應的個體工商戶營業執照等登記文件,且應以營業執照等登記文件核準的經營范圍為限。到了2016年,在鼓勵全民創業的大背景下,自然人申請商標的要求有所放寬,不再審查個體工商戶營業執照的經營范圍是否涵蓋申請商標指定的商品或服務。由此看來,放開自然人申請商標,將商標申請帶入了增量的快車道,商標申請量飛漲,面對由此帶來的負面影響,不得不對商標注冊主體條件進行限制和調整。

  其次,部分市場主體違背誠實信用原則,惡意注冊、囤積大量商標,而且這種行為本身倒逼守法企業進行大量防御性注冊,這也是造成大量商標閑置的重要原因。隨著品牌意識的增強,商標作為無形資產的重要性日益凸顯,尤其知名品牌背后承載了很高的商業利益,于是出現了一批以注冊商標牟利的人,也稱商標販子。惡意注冊人將他人較高知名度的商標、商號、名人姓名、行業通用名稱等,在相同或不同商品、服務上進行注冊,同一主體申請幾百甚至幾千個商標,待價而沽,以較低的商標申請費用賺取商標倒賣后的差價,以此作為投資手段。此類行為人本身沒有使用商標的主觀意圖,造成注冊的大量商標閑置。更為重要的是,此類現象屢禁不止,嚴重擾亂了正常的商標注冊秩序,使守法企業不得不大量注冊防御性商標來對抗商標被惡意注冊,由此造成惡性循環。同時,我國商標法沒有明確針對“防御性商標”的規定,即防御性商標本身不受保護,如果防御性商標被他人提起撤銷三年不使用申請,若無使用證據可以提供,防御性商標會被撤銷。于是,為了維系防御性商標的有效性,很多權利人為了規避撤三制度,會每三年提交一次商標注冊申請,這樣導致同一商品或服務上的相同商標被多次重復申請,浪費大量人力物力,造成商標申請量虛高。

  再次,企業破產、兼并、吊銷或者商標注冊人死亡,導致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載體名存實亡或不復存在,但其未對商標權進行轉讓、移轉或注銷等處分行為,從而使注冊商標處于閑置狀態。中國企業主體的平均生命周期較短,甚至很多企業等不及商標核準注冊就倒閉或者終止,主體不復存在,商標核準注冊后就成為無主商標。2001年《商標法實施條例》第四十七條規定:商標注冊人死亡或者終止,自死亡或者終止之日起1年期滿,該注冊商標沒有辦理轉移手續的,任何人可以向商標局申請注銷該注冊商標,但是2014年《商標法實施條例》刪掉了該條款,從此之后對于如何處置無主商標,商標法律再無明確規定。若無主商標成為在后商標申請的權利障礙時,只能通過撤銷三年不使用途徑消滅該無主商標的權利基礎。但在商標行政訴訟案件中,2019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發布的《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審理指南》15.7規定,引證商標權利人被注銷且無證據證明存在權利義務承受主體的,可以認定引證商標與訴爭商標不構成近似商標,無主商標不構成在后注冊的權利障礙。這樣在一定程度上找到了在先無主商標權保護與提高商標資源利用率的平衡點,也有效節約了行政司法資源。但實踐中,有大量主體吊銷或者多年未經營,但企業主體未進行注銷登記,且商標仍然處于有效期是在后商標申請的權利障礙,在后商標申請人不得不提起撤三申請來清除權利障礙,浪費了大量的時間和金錢。

  基于上述原因,大量商標處于沉睡狀態,沒有發揮其本身的功能和價值,一方面是大量注冊商標閑置,另一方面卻是商標注冊難、可注冊的商標資源奇缺,這種尷尬矛盾的局面嚴重影響了市場主體的正常經營,引起了政府、企業和全社會的廣泛關注,國家也出臺了相應法律和政策進行應對。

  首先,從立法和司法層面嚴厲打擊惡意注冊、囤積商標行為。2019年《商標法》第4條第1款新增規定:“不以使用為目的的惡意商標注冊申請,應當予以駁回”,將打擊惡意注冊的關口前移,在商標審查和異議階段嚴厲打擊商標惡意注冊行為。同時,2020年4月21日對外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全面加強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的意見》,進一步強化了對惡意搶注商標的規制力度。疫情期間,國家知識產權局對“火神山”“雷神山”等1500余件與新冠肺炎疫情相關的商標注冊申請實施管控,相關商標代理機構被查辦。給予頂格罰款10萬元。這一系列措施對從源頭上打擊惡意注冊、囤積商標,維護正常商標注冊秩序具有重大意義。

  其次,雖然從源頭上打擊惡意注冊、囤積商標的行為能有效減少閑置商標量的增加,但是由于現有注冊商標基數過大,仍然侵占了大量的社會資源,妨礙了市場主體的在后商標注冊和使用。若僅僅通過商標撤銷三年不使用或者商標無效宣告來消滅閑置商標的權利基礎,無疑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和司法行政資源。因此,妥善處理現有閑置商標也是解決目前可利用的商標資源稀缺的有效辦法,在此建議:1.完善無主商標的注銷機制。使用大數據將企業工商檔案與商標信息系統關聯,聯合全國各地工商部門,針對商標權利人已消亡的商標,國家知識產權局依職權主動予以撤銷。2.在提交商標轉讓申請時要求提交商標使用證據,否則不予核準商標轉讓,以此提高商標販子持有商標的成本,徹底切斷囤積商標牟利的可行性。3.建立商標注冊誠信機制,對生效裁判文書中認定構成惡意注冊的行為人予以公告,記入誠信檔案,一方面對后續商標注冊行為具有警示作用,另一方面也迫使行為人自己主動注銷現有惡意注冊商標。4. 建立閑置商標檔案,督促企業使用注冊商標。各地工商部門充分利用其對企業情況比較了解的優勢,開展閑置商標普查工作,針對閑置商標登記造冊,督促企業使用注冊已滿三年的商標。若督促后仍未使用的,根據具體情況,可依職權撤銷該商標。5.政府牽頭建立商標交易平臺。閑置的注冊商標中,除惡意注冊等本身具有不正當性的商標以外,其他商標也是企業合法無形資產,注冊人有處分的權利,政府可以牽頭建立以盤活閑置商標為目的的交易平臺,讓閑置商標物盡其用。

  總之,商標是可貴且有限的社會資源,而使用是商標生命力的來源,讓閑置的商標鮮活起來,發揮其在市場經濟中應有的價值,是我們設立商標制度的根本所在。作為商標申請量世界第一的商標大國,很多商標仍在沉睡中,我們離品牌強國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迫切需要我們重視商標使用,重視品牌的力量,讓中國品牌成為中國文化輸出的重要元素。

日韩学生白嫩无码,欧美日韩国产综合草草,图片区小说区偷拍区日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