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標間接侵權中主觀過錯的判定

來源: 發布時間:2020-10-15 次瀏覽

  【裁判要旨】   《商標法》明確規定商標間接侵權中行為人的主觀過錯應為故意,故意即為明知侵權行為的存在而仍為其提供幫助等便利條件。在商標間接侵權領域,如果行為人

  【裁判要旨】  

  《商標法》明確規定商標間接侵權中行為人的主觀過錯應為故意,故意即為明知侵權行為的存在而仍為其提供幫助等便利條件。在商標間接侵權領域,如果行為人主觀上僅為應知或有理由知道侵權行為存在,而未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制止,則不能認定其有間接侵權的主觀過錯。對商標間接侵權中行為人主觀狀態的判定不能從一般侵權行為法的法理進行考量,畢竟除了制止侵權之外,商標法還是一門平衡權利保護與行為自由的藝術。

  【基本案情】

原告香奈兒公司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依法享有商標注冊號第145865“CHANEL”、商標注冊號第145863“
”、商標注冊號第793287“
”商標的注冊商標專用權。其中原告的“CHANEL”和“
”注冊商標在1981年4月15日申請注冊、“
”注冊商標于1995年11月21日申請注冊,上述商標經續展,至今有效。上述三個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類別均為第18類,其中第145865“CHANEL”商標核定使用商品范圍:皮革人造革、錢包、錢袋、小袋子等商品;第145863
商標核定使用商品范圍:皮、革、人造革和不屬別類的革、人造革制品;第793287“
”商標核定使用商品、服務范圍:皮夾子、書包、文件包、公文包、手提包、背包等商品。上述商標在中國境內享有極高的市場知名度和美譽度。北京羅杰律師事務所受原告香奈兒公司委托在中國大陸處理涉及其知識產權及不正當競爭法律事務,委托期限至2017年12月31日止。

  2015年10月20日原告委托代理人在某百貨市場二樓16號“肖遙名品”店鋪以300元價格公證購買到一個假冒原告上述三個注冊商標的錢包。北京羅杰律師事務于2015年11月3日向某百貨市場發送《關于要求貴公司制止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行為的律師函》。2015年11月9日,某百貨市場向北京羅杰律師事務所回函稱,已采取對有關商戶經營的商品進行檢查并要求下架停止銷售,向所有商戶發出市場內禁止銷售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的通知等措施。2016年5月12日原告委托代理人再次在某百貨市場二樓16號“肖遙名品”商鋪以200元價格公證購買到一個假冒原告上述三個注冊商標的錢包。香奈兒公司遂向法院起訴請求:判令胡某、某百貨市場停止侵權行為并連帶賠償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支出共計人民幣20萬元。

  【法院裁判】

  一審法院認為,胡某在某百貨市場內租賃商鋪實施銷售假冒香奈兒公司商標專用權商品的行為,構成對本案商標權的直接侵權。某百貨市場主觀上明知包括胡某在內的眾多商戶長期從事侵權行為,客觀上為涉案商戶實施侵權行為提供了經營場所,屬于幫助直接侵權商戶提供便利條件的間接侵權行為,應對直接侵權行為承擔連帶法律責任。在賠償數額上,考慮到某百貨市場在收到律師函后,積極作為,整飭市場,在后期盡到了市場管理者的管理責任,依法酌減某百貨市場的民事連帶賠償責任。法院判決胡某承擔60000元的賠償責任,某百貨市場在30000元內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一審判決后香奈兒公司提起上訴,要求某百貨市場承擔全部連帶責任。理由為:市場管理方為侵權商戶提供經營場所、管理服務和物業服務等便利條件,構成對商標權人的直接侵權,并非間接侵權;早在2013年即有諸多奢侈品牌在市場內發現售假行為并提起訴訟,某百貨市場應知道其市場情況,某百貨市場怠于履行其市場監管職責,間接導致市場內售假行為猖獗的結果。

  二審法院經審理認為:某百貨市場在收到律師函后,雖采取了一定措施,但香奈兒公司在不久后再次購得假冒商品,表明某百貨市場所采取的措施并未能有效制止胡某后續侵權行為。某百貨市場在收到香奈兒公司的律師函后,明知侵權人胡某銷售假冒商品,仍為其提供經營場所、為繼續侵權提供便利,符合主觀故意的認定條件,依法構成幫助侵權,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某百貨市場雖在2013年因胡某侵害案外人商標權承擔過相應法律責任,市場內亦曾出現其他銷售假冒商品的侵權行為,但相對于香奈兒公司并不因此必然產生主觀過錯,故對某百貨市場收到香奈兒公司律師函之前胡某的侵權行為,不宜認定某百貨市場構成共同侵權。綜合本案,對一審法院判令某百貨市場在一定范圍內承擔連帶賠償責任予以維持。

  【案例注解】

  本案中店鋪實際經營者的銷售行為構成對涉案商標的直接侵權,各方當事人對此均無異議。案件的爭議焦點在于百貨市場作為市場的管理者構成直接侵權還是間接侵權,以及百貨市場應承擔的責任范圍,是承擔全部的連帶賠償責任還是在一定范圍內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01

  商標間接侵權的構成要件 

  商標直接侵權是最為常見的商標侵權行為,例如侵權人在相同或類似商品上使用與他人注冊商標相同或近似商標,導致市場混淆的行為,及銷售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的行為等情形均屬于商標直接侵權行為,它是侵權人直接使用他人注冊商標實施的侵權行為。

  而商標間接侵權則不同,侵權人往往并沒有實施直接侵犯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而是一種為直接侵權行為提供便利幫助的行為。《商標法》對商標間接侵權行為作出了明確的規定,即便《商標法》未作規定,根據《侵權責任法》關于教唆、幫助他人實施侵權行為的,應當與行為人承擔連帶責任的規定,從《侵權責任法》的法理也能得出對他人的商標直接侵權行為提供幫助的行為屬于幫助型間接侵權的結論。

  但對于商標侵權行為而言,與一般侵權行為相比,畢竟有其特殊之處,因為對商標侵權行為的打擊還需要合理平衡知識產權人權益、其他權利人合法權益及社會公共利益,要“注意實現知識產權保護符合發展規律、國情實際和發展需求……對于因技術或者商業模式創新引發的知識產權糾紛,要根據技術發展水平、被訴行為的特點以及經營管理能力,合理界定被訴行為人的注意義務和預防義務,促使其成為保護知識產權的積極參與者。”因此,與一般侵權行為中的間接侵權行為相比,商標法領域中的間接侵權有其獨特的構成要件。

  《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六項規定,故意為侵犯他人商標專用權行為提供便利條件,幫助他人實施侵犯商標專用權行為的,屬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該法條便是《商標法》關于商標間接侵權的規定,但何為“提供便利條件”?《商標法實施條例》在第七十五條作出了具體的規定,即為侵犯他人商標專用權提供倉儲、運輸、郵寄、印制、隱匿、經營場所、網絡商品交易平臺等,屬于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六項規定的提供便利條件。

  從上述規定看,在商標間接侵權中,侵權人的主觀狀態需為故意,這是其與一般侵權法理中間接侵權行為構成要件的最大不同之處。在一般侵權行為中間接侵權的構成需要同時具備以下要件:

  客觀上為他人實施直接侵權行為提供了幫助;主觀上具有過錯,而過錯則又包含故意和過失兩個方面的主觀狀態。故意,指明知他人意欲或正在實施侵權行為而仍然提供實質性的幫助;過失,則意味著本應盡到“合理注意義務”,發現他人意欲或正在實施侵權行為的事實,卻因疏忽大意而沒有發現,以至于從事了對他人實施的直接侵權行為提供幫助的行為。

  而在商標間接侵權中,行為人的主觀過錯須為故意,僅有過失不能構成商標間接侵權。另外,在商標直接侵權中法律并沒有要求侵權人的主觀狀態是故意或過失,即在商標直接侵權中無論侵權人的主觀狀態如何,無論其是否具有過錯,只要實施了侵權行為就構成侵權,主觀狀態如何所不問。而在商標間接侵權中,法律又為何苛責侵權人主觀過錯為“故意”呢?知識產權的性質類似于物權,是一種法定權、絕對權、專有權,“法律為知識產權人規定‘專有權利’,就好比為除知識產權人之外的所有社會公眾劃定了一片行為禁區。未經許可實施受‘專有權利’控制的行為就如同擅自闖入了這片禁區。無論行為人是否具有主觀過錯,都構成對知識產權的‘直接侵權’。……與此相反,構成‘間接侵權’的各種行為都不在‘專有權利’的控制范圍之內。法律規定‘間接侵權’是出于適當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需要。這一立法目標必須與維持社會公眾的自由這一基本原則相協調。

  因此,要將不受‘專有權利’控制的行為定為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該行為必須具有可責備性。”可知,商標間接侵權行為并不在法律規定的商標專有權的控制范圍之內,法律對此予以制止,是出于擴大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需要,因此法律對其構成要件制定了更高的門檻,需在主觀上具有故意的過錯。

  況且,在某一百貨商場可能存在著成百上千租用攤位的店鋪經營者,要求場所的提供者一一了解、監督各店鋪的經營者是否存在出售假冒商品的行為,會導致場所提供者承擔更大的經營成本,而這種經營成本最終又會轉嫁到消費者身上,所以對百貨市場提供者苛以過高的義務不合理也不現實。正如有的學者所指出的“不能僅僅因為有經營者出售假冒商品就認定場所提供者明知這種侵權行為而予以縱容,否則將會使場所提供者承擔過重的法律責任,影響正常商業活動的開展。”

  綜上,法律規定在認定是否構成商標間接侵權時,要求行為人主觀狀態上必須為故意,之所以對其主觀狀態提出更為嚴格的標準,不僅僅要從一般侵權行為的法理出發考慮其客觀上是否存在間接侵權行為,還要考慮對某種商標間接侵權行為依法進行規制是否與我國經濟發展現狀、知識產權保護水平、他人的行為自由等相協調。

  02

  間接侵權主觀故意的判定

  行為人的主觀狀態是故意或過失,是一種內在的心理活動外人很難察覺,除了行為人自認明知存在侵權行為外,只能借助于其實施的外在的客觀的行為,來倒推其心理狀態,而“通知-制止”模式,是一種有效的認定行為人主觀狀態的方式。在權利人通知行為人存在侵權行為后,行為人在主觀上即已明知侵權行為的存在,如其不及時制止這種行為,而仍然默許縱容侵權,就使自己處于一種應受到法律苛責的地步,應對其明知之后的繼續發生的行為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主觀故意是判斷間接侵權人承擔責任與否的標準,故意指明知他人意欲或正在實施侵權行為而仍然提供實質性的幫助。而要構成商標間接侵權,行為人的主觀狀態不僅應為明知,而且需明知具體的侵權事實,僅為概括的知曉存在侵權的事實是不夠的。因為市場內的商戶眾多,如果市場提供者只是知道市場內有出售假冒商品的行為,但不知道具體是哪一個店鋪在銷售亦不了解具體侵犯的是哪個商標,則不能認定其主觀上具有間接侵權的故意。“行為人只有具體知道才能采取措施制止侵權”。“如果泛泛地猜測可能有商戶存在侵權,就推測其有幫助侵權的主觀過錯,無疑加大了經營場所提供者的經營風險和法律責任”。

  在本案中香奈兒公司向百貨市場發出律師函,明確告知其具體的侵權店鋪后,百貨市場即為明確的知曉侵權行為的存在,主觀上為明知,雖然其采取了一定的措施制止侵權行為,但香奈兒公司隨后又在該店鋪購買到侵權商品,則表明百貨市場未能有效制止侵權行為的發生,仍為侵權行為提供經營場所,構成商標間接侵權。

  另外,香奈兒公司在上訴中提到“早在2013年即有諸多奢侈品品牌在市場內發現售假行為并提起訴訟,某百貨市場應知道其市場情況”,以此來證明“某百貨市場怠于履行其市場監管職責,間接導致市場內售假行為猖獗的結果。”從而主張百貨市場應與直接侵權人對全部的賠償數額承擔連帶賠償責任。顯然香奈兒公司在上訴中認為百貨市場的行為構成侵權秉持的是“應知”的標準,而非“明知”的標準。即因為先前在市場內有銷售假冒其他品牌的商品,故百貨市場應知道市場內應有銷售假冒香奈兒商品的行為。

  但如前所述,商標間接侵權中行為人主觀過錯應為故意,即明知侵權行為的存在而仍為其提供經營場所的便利,且其明知的是具體的侵權事實——明確知曉具體侵權店鋪及被侵犯的注冊商標,只有滿足這些條件后,才能認定百貨市場經營者主觀上有間接侵權的故意。

  而在本案起訴前,有眾多其他奢侈品品牌針對市場內的商標侵權提起過訴訟,只能說明百貨市場明知先前被訴店鋪在市場內銷售被訴商標的侵權行為,如果在被訴后,上述商標權利人再次發現被訴的店鋪仍然存在銷售侵權商品行為,則可以認定百貨市場明知侵權行為的存在,而未能采取有效制止措施,為侵權店鋪提供了經營場所的便利,致使侵權行為繼續存在,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但百貨市場主觀上對其他商標侵權行為的明知,并不意味著對本案中就香奈兒系列商標針對胡某侵權行為的明知。進一步的講,即便百貨市場明知市場內的張某、李某存在銷售假冒香奈兒商品的侵權行為,也不能得出其明知胡某有售假的侵權行為。畢竟商標間接侵權要求行為人的主觀狀態為故意,且為明確知曉具體侵權人及侵權事實的明知,在法律未作出修改前,不能對商標法中間接侵權的主觀狀態進行擴大性的解讀,而將應知、有理由知道納入其中。

日韩学生白嫩无码,欧美日韩国产综合草草,图片区小说区偷拍区日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