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標惡意注冊申請眾生相

來源: 發布時間:2020-11-19 次瀏覽

  近年來,隨著我國經濟實力的持續增長,知識產權在國際和國內競爭中的作用逐步凸顯,特別是商標的申請注冊和使用越來越引起企業的重視。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通過優化申請流程

  近年來,隨著我國經濟實力的持續增長,知識產權在國際和國內競爭中的作用逐步凸顯,特別是商標的申請注冊和使用越來越引起企業的重視。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通過優化申請流程、縮短審查周期、提高審查質量等措施,積極推進商標注冊便利化改革,持續出臺便民利民措施。但高亢激昂的進行曲中,偶爾也摻雜著一些不和諧的聲音,其中不以使用為目的的惡意商標注冊申請行為尤為突出。個別不法申請人通過搭便車、蹭熱度、占資源 等不正當行為大量申請商標注冊,再通過轉讓、授 權等方式實現“低成本、高回報”的投資。嚴重擾亂了正常的商標申請注冊秩序和環境。

  為此,2019年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專門針對打擊惡意注冊行為增加了“不以使 用為目的的惡意商標注冊申請,應當予以駁回”的內容。下面,筆者梳理總結了惡意商標注冊申請的七種主要類型,并根據其申請內容和方式的隱蔽性 以一至五顆星的形式進行評分。

  一、囤積居奇型

  該類惡意商標注冊申請的主要表現形式為:同一企業或個體工商戶短時間內在多個類別或同一類 別相繼提交幾百至幾千件商標注冊申請,申請的商標形式通常為臆造詞匯。例如,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自2019年9月至2019年11月在“服裝”等商品上 共計申請349件商標,商標類型均為無含義的英文字母組合,經發審查意見書,申請人未提供相關使用證據材料。該惡意注冊類型隱蔽性較弱,通過查看申請人全部商標申請情況、分析申請意圖等方式便可使其暴露無遺,隱蔽指數一顆星。

  二、執迷不悟型

  該類惡意商標注冊申請的表現形式為:針對同 一企業馳名商標或其他較高知名度商標反復惡意搶注。例如某企業管理有限公司自2016年5月開始抄襲模仿“巴黎貝甜”“BARIS CROISSANTR”商標,并反復在多個類別上申請注冊,共計100余件, 且并未對此行為作出合理解釋。個別惡意注冊申請人執迷不悟和“愈挫愈勇”的盡頭,著實令人感慨,該惡意注冊類型屬于“明搶”型,基本無隱蔽性可言,隱蔽指數一顆星。

  三、趁“火”打劫型

  該類惡意商標注冊申請的主要表現形式為:商標注冊申請人不以使用為目的,將社會上持續或某段時間流行的詞匯、語句、人物姓名、圖片等作為商標注冊申請。用通俗的話來說就是現在社會上什么火,就把它當做商標來申請注冊。例如,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自2019年7月開始陸續在“綜藝表演”等服務項目上申請商標87件,商標類型均為當下具有一定知名度的網絡紅人姓名,包括“辛巴 818”“小伊伊”“許華升”“初瑞雪”“白小白” 等,經發審查意見書,申請人未提供相關授權文件。網絡流行詞因其傳播度高、通俗易懂的特點, 越來越受到惡意注冊人士的青睞,現階段也成為了惡意注冊的新趨勢。該惡意注冊類型的隱蔽性也不高,隱蔽指數兩顆星。

  四、另辟蹊徑型

  該類惡意商標注冊申請的表現形式為:商標注冊申請人將他人在某類商品或服務類項目上申請注冊且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標,在不相關類別上進行大量申請注冊。通常惡意注冊人樂衷于將他人的商標在“廣告、商業經營、商業管理、辦公事務”等服務上申請注冊。例如,某商貿有限公司自2019年 5月開始于“廣告”等服務項目上陸續申請“海藍之謎”“蘭蔻”“SK2”“迪奧”“郝蓮娜”等30余件他人于化妝品領域已注冊且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標,經發審查意見書,該申請人未提供相關使用證據材料。該申請形式具有一定隱蔽性,但通過全類檢索對比分析便可迎刃而解,隱蔽指數三顆星。

  五、獨擅其美型

  該類惡意商標注冊申請的表現形式為:商標注冊申請人不以使用為目的的大量搶注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地名、山川名稱、景點名稱、建筑物名稱、 行業術語等公共資源;大量搶注他人企業字號、企業名稱簡稱、電商名稱、域名,知名商品的特有名 稱、包裝、裝潢等商業標識;大量搶注知名人物姓名,知名作品及角色名稱等。例如,某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自2019年8月至2019年11月共申請161件商標,均為江西南昌、贛州的街道或景點名稱,包括 “合同巷”“武學巷”“慈姑嶺”“八景臺”“軍門樓”等,經發審查意見書,申請人未提供相關使用證據材料。該類惡意注冊形式較多,隱蔽性強弱不均,判斷上需要大量的知識儲備和敏銳的洞察力,綜合隱蔽指數三顆星。

  六、化整為零型

  該類型惡意商標注冊申請的主要表現形式為:同一人注冊多家公司,或者為多家公司的股東,并以關聯公司的名義聯合申請注冊商標,每家公司申請商標的件數通常為幾十至幾百件。為避免以一家公司的名義申請過多商標,引起過高關注,他們企圖通過化整為零的形式,達到大量囤積商標的目的。例如,左某為6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9年6月至12月,以該6家公司名義分別申請100余件商標,申請的商標大多為境外企業字號或他人產品名稱,經發審查意見書,左某未在法定期限內就上述商標注冊申請行為作出答復。該申請形式較為隱蔽,需要認真分析一家公司的申請行為,并借助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天眼查等輔助手段尋找與其他公司的關聯性,進而抽絲剝繭,發現端倪, 隱蔽指數四顆星。

  七、魚目混珠型

  該類惡意商標注冊申請的主要表現形式為:在中國香港地區注冊的企業名稱與他人在香港以外的地區或國家已注冊的企業名稱完全相同,并以該企業的名義申請商標,商標申請形式基本為被“克隆”企業在先于相同或類似商品/服務項目上已注冊 的商標。例如,注冊地址為“香港九龍觀塘鯉魚門道二號新城工商中心517室”的某貿易和產品開發 有限公司和注冊地址為“巴西,圣保羅州,圣保羅市,文森特帕尼度街6號”的公司名稱完全相同,且香港公司申請的“MARINEX”等商標,均為巴西公司在先于相同類別已注冊的商標。這種惡意注冊形式被審查員戲稱為“真假美猴王”。其目的是利用審查員審查過程中重點核對企業名稱,而非企業注冊地址,以魚目混珠的形式達到復制注冊他人商標的目的。該形式為近期新發現的惡意注冊類型,隱蔽性較高,隱蔽指數五顆星。

  新修訂的《商標法》明確規定,對商標侵權行為,由人民法院根據其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五百萬元以下的賠償,同時對商標代理機構作出了規范約束。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也多措并舉、多方聯動,對惡意商標注冊申請行為進行精準打擊, 進一步凈化商標申請注冊環境,用更完善的法律體系,更具持續性、針對性的引導措施,為中國知識產權事業保駕護航。

日韩学生白嫩无码,欧美日韩国产综合草草,图片区小说区偷拍区日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