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顏悅色”起訴“茶顏觀色”不正當競爭侵權,獲賠170萬元

來源: 發布時間:2021-04-27 次瀏覽

  4月26日,世界知識產權日,湖南長沙天心區法院發布了一起知產保護系列典型案例: “茶顏悅色”訴“茶顏觀色”不正當競爭侵權,一審判決中,“茶顏悅色&

  4月26日,世界知識產權日,湖南長沙天心區法院發布了一起知產保護系列典型案例: “茶顏悅色”訴“茶顏觀色”不正當競爭侵權,一審判決中,“茶顏悅色”勝訴并獲賠170萬元。

  “茶顏悅色”為湖南長沙知名奶茶品牌,自2013年12月在長沙開辦第一家店至今,已擁有三百多家分店。2019年5月,與“茶顏悅色”一字之差的“茶顏觀色”奶茶店在長沙開業。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早在兩年前,兩家就因知識產權之爭引發關注。2019年10月,“茶顏觀色”注冊商標專用權人曾以“茶顏悅色”商標侵權為由,將其訴至法院,但最終敗訴。

  26日,“茶顏悅色”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稱,(今年)這次勝訴是“頗為顯著的成效”。而“茶顏觀色”曾于4月12日在其官方公眾號上發布了新的形象設計,包括店面裝潢和空間設計等。

  茶顏悅色與茶顏觀色店面對比。來源:天心區人民法院

  “茶顏悅色”訴三家公司侵權獲賠170萬元

  據天心區法院消息,2020年8月17日,“茶顏悅色”商標注冊人湖南茶悅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茶悅公司)將“茶顏觀色”注冊商標專用權人廣州洛旗餐飲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洛旗公司)訴至法院。

  同為被告的還有廣州凱郡昇品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凱郡昇品公司)、長沙市天心區劉瓊飲品店(以下簡稱劉瓊飲品店)。

  今年1月4日,長沙市天心區法院開庭審理此案。

  原告認為,其飲品制作、裝潢設計等,經長期統一大量使用與宣傳,已在相關消費者群體中有一定影響。而洛旗公司與凱郡昇品公司共同在其公司官網、微信公眾號上使用與原告相似的裝飾裝潢等,進行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構成不正當競爭侵權。

  此外,洛旗公司與凱郡昇品公司還實際對外開展了加盟連鎖許可經營業務,統一使用了與原告裝潢相同或者近似的標識,一同構成不正當競爭侵權。

  被告洛旗公司辯稱,原告商品裝潢只限于茶飲料杯,其主張的各元素,包括紙杯、各門店裝飾等,均風格不一,缺少相同元素,缺少共性。另外,被告不構成虛假宣傳,各大招商網加盟信息非被告發布,與被告無關,且被告在官網聲明了有虛假網站發布虛假加盟信息。

  2021年4月22日,天心法院作出一審判決。

  法院認為,洛旗公司、凱郡昇品公司廣告宣傳中的店招、室內標語海報、飲品菜單、集點卡等元素與原告裝潢相同或近似,構成不正當競爭。

  根據判決,洛旗公司、凱郡昇品公司停止在全國范圍內與茶悅公司相同或近似裝潢的廣告宣傳、加盟許可招商宣傳、虛假宣傳不正當競爭行為;洛旗公司、凱郡昇品公司共同向茶悅公司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維權費用150萬元;洛旗公司、劉瓊飲品店共同向茶悅公司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維權費用20萬元。

  原被告尚未表示是否上訴。

  法院查明劉瓊飲品店與原告裝潢相同或近似情況。來源:天心區人民法院

  “茶顏觀色”曾起訴“茶顏悅色”商標侵權敗訴

  據岳麓區人民法院此前消息,2019年10月,“茶顏觀色”也曾將“茶顏悅色”訴至法院。

  洛旗公司以“茶顏悅色”商標侵權為由,請求法院判令“茶顏悅色”商標注冊人湖南茶悅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及授權使用人等賠償其各項損失21萬元,并在微信公眾號、微博、大眾點評及美團外賣平臺上發表致歉聲明,消除不利影響。

  2020年4月8日,岳麓區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了此案。

  庭審現場,原被告針鋒相對,各執一詞。洛旗公司訴稱,旗下的“茶顏觀色”是中國極具影響力的茶館服務品牌,在特調茶飲服務領域具有極高的行業聲名以及廣泛的消費者基礎。而長沙的“茶顏悅色”店鋪在其門頭、店內裝飾、茶杯等多處,使用了與其注冊商標圖片在形、音、義上非常相似的圖片、圖片字樣,構成商標侵權。

  茶悅公司辯稱,自2013年以來,“茶顏悅色”經過堅持不懈的推廣發展,早已享有較高的市場知名度,且與“茶顏觀色”在形、音、義上具有明顯差異,商標使用范圍亦不相同,消費者不會因此混淆二者。

  此外,經調查取證發現,“茶顏觀色”的注冊商標專用權是幾經轉讓后,被洛旗公司獲得。洛旗公司明知“茶顏悅色”品牌聞名,仍受讓取得“茶顏觀色”注冊商標專用權,并掀起這場商標侵權之訟,有攀附“茶顏悅色”的意圖,存在明顯惡意。

  法院最終審理認為,洛旗公司作為同行業競爭者,理應知曉“茶顏悅色”的知名度,但其仍受讓使用注冊商標“茶顏觀色”,并以此作為權利商標對注冊商標“茶顏悅色”提起商標侵權之訴,主觀惡意明顯,違反誠實信用原則,故洛旗公司訴訟請求不應得到法院支持。

  4月26日,茶顏悅色官方微博就維權事件發聲。來源:微博截圖

  律師:侵權類案件難點在于保存證據

  4月26日,“茶顏悅色”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稱,本次勝訴是“頗為顯著的成效”。

  新京報記者多次撥打廣州洛旗公司、廣州凱郡昇品公司電話均未接通。此外,“茶顏觀色”曾于4月12日在其官方公眾號上發布了新的形象設計,包括店面裝潢和空間設計等。

  對此,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甘仕榮表示,長沙市天心區法院今日發布的這起知產保護系列典型案例中,被告的裝潢標識和原告相似,既不構成商標侵權也不構成專利(外觀設計)侵權,但屬于混淆行為,引人誤認為是他人商品或者與他人存在特定聯系,構成不正當競爭,觸犯了《反不正當競爭法》。

  對于這類侵權案件,甘仕榮認為難點在于保存證據。如果從侵權方面起訴,主要從著作權和商標權著手。著作權需要證明店鋪裝修風格的獨創性,要保留相關裝修圖紙的底稿;如果請了設計公司設計,要約定好權利歸屬,創作過程的證據等。商標權需要將店鋪名稱和logo以商標形式注冊下來。如果從不正當競爭方面起訴,需要拿出自身裝潢早于對方的證據。

  近年來,與知識產權保護相關的法律也在不斷完善。

  據甘仕榮介紹,2021年3月1日《刑法修正案》開始實施,其中有8條法律通過加大刑事打擊力度來保護知識產權。2021年1月1日施行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設立海南自由貿易港知識產權法院的決定》,在北京、上海、廣州設立知識產權法院的基礎上,再在海南設立知識產權法院,加大了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力度。

日韩学生白嫩无码,欧美日韩国产综合草草,图片区小说区偷拍区日韩